追蹤
人,和一種作噁的酸味
關於部落格
  • 71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提醒自己第二件事

會用這樣的字眼當開頭,也是因為我有點想嘲弄這樣一個策展和內容。

Museum是一個時間被扭曲的地方,Museum 是一個以時間為基礎的地方,
Museum不僅是一個矛盾,混淆,似是而非的地方,她也應是一個時間的場域,
Museum提供反省的時刻,她也提供不安的時刻,Museum是實驗室,
她是實驗進行的場所,Museum不是販賣想法的地方,她是鋪陳過程,試探概念,落實想法的地方,
在Museum裡,參觀者的自主性遠比藝術品的自主性來得重要,
Museum是一個地方,你為了找尋某一件東西而來,
結果你卻發現了另一件你更需要的東西,Museum應該不是一個你在那兒可以沉思的地方,
她應該是一個你可以交換或測試你的知識的地方。
這是對於一個博物館,我想應該必須是這個樣子吧。

「因為明天之於我們的距離,不是遙遠的未來。一切都可能在明天發生。」

甫新成立的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以建築為生活發想的起點,
以藝術為激發創意的媒介,更以文化為內涵孕養的來源,
營造傳遞空間與藝術文化整合的新感官環境。
而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這次更與同樣關懷環境、尊重人本的忠泰長虹建設,
以及注重生活態度的PPAPER,共同以親近生活且知性的博物館形式,
創建了這座「Museum of Tomorrow」,24小時開放免費參觀,
藉由創意、文化、環境、美學的連結,將「明天更美好」的種子,種在這個城市裡。
雖然一切仍在進行中,但追求以人為本的幸福,是一直要放在心裡的方向。

以上,是簡短又打官腔的介紹明日博物館的主辦單位。
Museum of Tomorrow將舉行兩個展覽:「theFLOWmarket」和「Happy Living」。

愛湊熱鬧是台灣人的天性,但這樣的展覽當天卻沒有什麼人進進出出。
細看了拿著相機的人們,都有種不知所謂何來的表情。藝術嘛,看不懂很正常,就算看懂了,也不禁會自己起疑:真懂?

丹麥Mads Hagstrom 裝置藝術展「theFLOWmarket」,
這是明日博物館裡面的第一個展覽,當天去的時候外面倒數著六十一天。
展這樣長的時間,又在市民大道旁邊喧囂中默默著二十四小時開放著。

我想流浪漢會喜歡這地方的。

不禁會想讚揚這樣的展覽,這位丹麥的老兄其實是相當有勇氣的一個人。
心靈補給品是需要消費這樣的一個概念其實並不全然前無古人。
從以前老師每天當國歌要講一遍的那句話"書是人類最好的精神糧食",
到現在許多國際表演藝術充斥著每個人的靈魂,我們很早就開始體認到有一些快樂並不是物質上的消費所能提供的。

但這樣的概念一旦強化到了某一種程度上,開始讓我覺得有些白目。

一瓶上面用印刷體寫著"you are beautiful"的透明罐子要價七十五圓。
一罐七十五毫升的"好感"賣你三十圓。

這是不是一種催眠?
這是不是一種逃避?
在現代的社會裡諸多的快樂如此難尋,錢反而變成一種最易得到的東西,
所以渴求著用錢去消費而得到內心中花再大的錢也無法購得的情感。

再追究下去,是否錢才會是一種原罪?
追求了錢才失去快樂。
失去了快樂卻用錢消費。
卻突然能明瞭了:

There's no more emptiness inside.

「Happy Living」是個有關於每個人的理想居住空間展覽,
請來五位來自不同國家和背景的知名插畫家,重新建構五棟虛擬的實體住宅,分享他們對家的經驗與期待。
對我,對建築系的學生而言,要設計一個令人快樂的空間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中間的辛酸當然不足與外人道予,但設計這件事本身有個必須直指內心的問題,那就是什麼才是「本質」。
這不像考試一樣可以作弊,什麼都騙不了人,
空間很誠實,誠實到自己會發現自己一廂情願的蠢樣會反射到自己無地自容。
所以在這第二個展覽裡,我看到了五個夢,令人激賞的夢,但是白日夢。
有夢永遠最美,在這樣的簡單空間裡塗塗畫畫,
便擁有了天空,便擁抱了人群。這的確是生活中最難以達到的事,自然也成了最吸引人的地方。

建築裡有句話:Architecture=Image x Program.
就稍稍把Image當成是白日夢吧,然後Program就當成是實行的程度。
沒人會否認這展覽的Image,甚至對這樣的Image感到欣喜若狂。
這也許就是藝術裡給人的一種希望與夢想,永遠達不到的希望,永遠抓不住的夢想。
所以Program在藝術裡就變的不那麼重要,因為那是夢,一走出展場就像從沉睡中醒過來,
這一切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也會隨著時間被遺忘。
但我想到了一句話,人因夢想而偉大。
我由衷的希望我們保持熱情去追逐夢想,無論撫慰人心的藝術,抑或是建築裡的一環─這五個夢中小住宅。

五個白色如同牛奶盒的小屋子,帶有現代主義式的嘲弄。
從市民大道外頭的繁雜街景突然進到展場看見這幾個牛奶盒子,嗅到一絲極簡的味道。
這樣不就好了嗎?
我心中蹦出這樣一句話。看看外面的公車亭,
導了圓角又複合多種材料,結果卻連下雨都沒辦法提供必須的遮蔽,
看看這些盒子,便宜又解決了一切。
是吧。
這樣不就好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