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人,和一種作噁的酸味
關於部落格
  • 71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以前的事 用來提醒自己

漢先生已經好老了,杵著拐杖慢慢的走進演講廳
大家都久仰盛名了不是嗎?這位堪稱是台灣現代建築之父的人了。

在設計課上,我問了米復國老師,漢寶德是個怎麼樣的人。
米老師推了推他的眼鏡,笑笑的說:
「剛才開會他就坐在我旁邊啊,他講完後都沒有人敢說話了。」
我開始瞭解到,漢先生原來是理性的人。
而據說他寫的稿子,都是在南北奔波的火車上完成的。
我不禁可以回想起,那個屬於科比意的年代,
原來是影響了全世界的人,原來是影響了全世界的建築。
我想,漢寶德是信奉那樣理性主義的人。
就像科比意終其一輩子闡述他對現代建築的看法一樣,
那是那年代建築師的使命感,他們深信透過這樣的建築,
用當時的技術可以改變世界的,建築不再為貴族服務,建築不再是崇高的,
有點像是杜甫久藏心中的抱負:願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演講就這樣開始了。
沒想到漢先生站著兩個小時演講,好像一說到建築,他的腳就好了
那皺紋厚厚下的深遂眼神,仍然散發一道光芒,
我想他上個世紀心中的熱情,到如今都不曾消散過。
這輩子就迷戀上了不是嗎,我好尊敬那樣的熱情。

從當代到現代,從理性到感性。
從人性到感官。
從永恆價值到曾經美麗。
從生活空間到體驗空間。
從古典科技到數位高科技。
從和諧美學到混亂美感。

科比意能夠影響到什麼,那又何必再說。
運用工業革命成果所產生的住宅機器,早已充斥著這個世界。
我們開始要求建築設計的每一個思考都必須理性,每一根柱子都得合乎邏輯,
於是古典的雕塑被捨棄,那些譬如維多利亞女王身上繁複衣裳的設計,
在現代變得難以想像而且太過作做。
只是在建築系的五年裡到底能夠學習到些什麼?
我們被要求手繪的工夫,被要求用理性的態度面對建築設計,
心中卻甚想操弄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台灣沒有什麼傳統和歷史,我們的建築從來都沒有包袱,
所以我們選擇的是未來,關心的是在地的文化和精神。
所以也許我們不必追隨上個世紀的偉大,
現代建築系學生訂的建築雜誌裡沒有科比意和密斯,
OMA和Zaha Hadid灌輸這一輩建築系學生的靈魂,
就算是安藤忠雄的清水混凝土盒子,誰能說它只是個現代主義下產生的機器?
那樣質樸的混凝土,有光的重量在裡面。

萊特用他的作品闡述了後現代建築該走的方向,因為人類永遠追求的是美。

只是對於後現代的發展,我對漢老有些失望了。
對於一個一輩子信奉現代主義的建築家,頭腦永遠是理性的吧。
那對於把建築當成藝術的後輩們,漢老似乎很是嘲諷那些感性的作品。
他極盡嘲弄之能事,漢老對於自己無法理解的建築,我想有些狗眼看人低了。
科比意在年老時,不也開了自己一個大玩笑嗎?
廊香教堂狠狠打了現代主義一個大巴掌!

建築是機器,但我們需要一個有藝術感的機器。
漢老沒有辦法接受後現代所提出的方向,
但印象派的畫作在當年不也受盡嘲笑嗎?
當年誰都沒有想過那些像草稿速寫般的東西,如今可以用天價拍賣。
建築的價值從古至今不停的改變,從為神而建,到為人而服務。
如同我不能接受漢寶德對後現代的嘲弄一般,我也許也有天不能接受下個世代的瘋狂作品吧,
我想對於古與今,可以批判,但要尊重。
這不就是迷人的地方嗎?不同年代的建築人提供了各種不一樣的養份,
建築才能夠偉大,因人們的心血而偉大。

最後漢老說:
「建築系的學生應該多一些基本的圖學訓練,
而非一味的灌注人文的思維和關懷。這樣訓練出來的學生 我看評圖時只會吹牛!」

不過對於這樣的一句結論,我倒是舉雙手雙腳贊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